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鸿铭华夏的博客

语言文字书法 戏曲艺术 时事评述 读书评论 历史回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张字公亮,以字行世。企业图书馆员,酷爱文学、艺术、哲学、戏曲。曾与书法家薛清仁合著《中国书法文字演变新探》一书。现乃一退休老匹夫,有闲作文、书写,如此而已。所作诗词曲采《诗韵新编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翰溢心韵 書沁自然  

2014-04-17 10:23:46|  分类: 书法文字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翰溢心韵   书沁自然

      ---从书法文字演变,谈薛清仁先生的书法艺术造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公亮


  纵观陇上书坛,以弘扬书法为之组织、教育、宣传、社会活动而建树于书坛者,薛清仁先生应为屈指可数者之一。

 薛清仁(1932一一2010)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省、市领导的关怀与支特下,为弘扬甘肃文化、培养书画艺术人才,发起创立聚文社。荟萃陇上书画艺术人才,搭建文化艺术平台,为甘肃文化教育事业,作出了卓越贡献。也为后来成立书画协会、画院充实了艺术人才,使甘肃书画艺术瞩目于世。在他被推举为兰州聚文社社长期间,发展海内外会员三千余人;创刊了以书法研究为宗旨的《聚文报》;尊照国家教委审批,成立“甘肃书画艺术进修学院”。他以书法家、教育家、社会活动家的声望领军陇上书坛,活跃于黄河古道,大江南北。生前为省书协会员、兰州市文联委员、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副主席。

 其书法造詣,取法两汉、北魏楷化演绎途径,师承关东于氏草化并简之旨,形成笔墨高古,崇尚简约,达于自然的书法风格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


 薛清仁先生善于从文字演绎中去塑造书法形体。他的书法巨制“龙”字碑,取法汉人气度,构态创意新颖;势态奌画灵动,墨态运作恢宏。其创意运作,循序于文字“六书”递变演绎。既有丰满的艺术意蕴,又不失文字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统一。

 文字是书法的载体。文字始于图绘,於是萌生了“图画文”。它是华夏先民们从象形图绘“状物记事”向文字书写演变的客观形化体。当赋予这种客观形化体“象形、象事、象意、象声”的创意塑造,遂成“文字”;被语言所介,便孳乳而衍申为新的用“字”之义。於是形成了文字的六书创意造字之法。其创意构成原理,发于自然而然的“四象”造意,後来被人们总结为“六书”或“六书四象”,故称中国文字为六书象形文字。它区别于拼音符号所构成的外国音化体“表音”语言符号,也区别于古埃及“象形文字”。

 中国文字形化,反映了原始“图画文”运作之所以然。於是“图画文”,向图绘运作点画演绎,使图绘向书写潜化;书写向文字、书法艺术演绎。而篆化、楷化、草化递变书写过程,即是塑造篆、隶、草、楷书法形体的演绎运作。

 在文字萌生、递变过程中,原始图画文,源变图绘运作为“线条”,向.绘画艺术延展。故点画是构成文字的书写命脉,线条是完成绘画的手段之一。尽菅书、画笔法有所互蕴,但二者之间各自溪径,不可勉为一谈。

 书法文字从具象篆化形体向抽象楷化、草化形体或繁、或简的运作实质,就是以“六书”为核心的递变过程,也是书体、书风得以形成的过程。书体、书风涵盖于书法形体奌画、笔墨变化,展现于书法作品,审美于书法艺术。

 书法形体的构态、势态、墨态构成了书法的客覌艺术状态。这种客观的艺术状态,涵纳着主体藉蕴客体意蕴之美,於是造化了书法的艺术本质特征――“无相”。无相不仅含蓄着主体藉蕴所造化的“无相态”,同时为客体意蕴氤氲着赖以审美的“无相生”。

“无相态”涵盖了书体、书风所涵蕴的一切美的变化相态;“无相生”是人们对书法文字形态之美所发蕴的“境界状态”。也就是说,书法文字含蓄至极的藉蕴之美,在笔墨形态中洋溢出的“无状之状”是为“法相”。因其“法相无相”,于是一方面因其笔墨含蓄而“相于无相”;一方面因意动蕴发而“无相于相”。        

 所谓“相于无相”即是书法的文字性与艺术性的和谐之美,其美在于书法的文字构态准确无误、势态灵动多变、墨态藉蕴含蓄;所谓“无相于相”,即是笔墨形态蕴发境生,氤氲出主、客体所审美的书法“境界”。这种“境界”因人而异,因情而动,只能神会,不可言传。有如佛陀“说法”, 拈花示众。这就把书法运作,从文字书写的“实相”应用,升华为“无相”艺术鉴赏;于是主体、客体意蕴得以发生极致的表述过程。

“无相”是艺术的最高境界。审美书法境界,有如覌云海出岫,尽得于自然万状之中。书法家正是以自然万状的笔墨藉蕴,寄情于书法,造化书法于无相之美。

 薛清仁先生正是在这种氛围中,追求书法艺术创作的真谛。他不屑于“图龙画马”、非文非字、涂抹臆造的乱象。他从文字演变入手,挥洒书法于洋洋者。所书“龙”字碑,是既涵赋美的艺术藉蕴,又不失文字六书演绎之法的创作典例。

  “龙”字属象形篆化而成,经有序演绎,而形成了篆、隶、草、楷诸递变书法形体。历代书家以其独特的创意,承古而变,造就出“龙”字的千形万象之美。而薛氏“龙”字碑,融四体之法,蓄诸家之变,以形变承宗构态,以法变涵化墨态,以笔变蕴藉势态。故有篆化的笔墨古趣,又涵楷化、草化的运作法度。於是,笔墨形态於凝重中显现洒脱,虽朴茂其中,但雄迈有余;恰似蒼蒼乎古松蟠石,翼翼然鳞甲奔雲,堪称今人典范之作。他的六尺巨幅“寿”字,把篆化、楷化之法蓄于笔墨“虚”、“实”之间,其形貌显得丰厚神峻,卓而不群。

  从薛清仁先生对“龙”、“寿”二字的运作中,詮释了书法与文字之间的微妙关系;使人们感悟到:书法艺术是含蓄于“无相”,灵变于“无相态”,发蕴于“无相生”的艺术本质特征及创作、审美过程。

是书法传统与中国哲学、思想、文化“音声相和”的结果。因此,數千年来,书法霪浸于儒家“入世”经纬;空灵于玄学“清谈”氛围;纵横于禅学“顿悟”境界;自然于老庄“无为”天趣。於是,形成了从“廟堂之雄”、“书卷之雅”、“山野之逸”中散发出来的“端庄典雅”、“飘逸狂放”、“稚拙朴厚”……之风貌;其境界无不随着儒、释、道所相和的朦胧氛围而氤氲于“无相”之美。

  其“美”,以无类比附而表述“无相”于空灵万状。显然,如果抛开中国特有的“充实之谓美,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,大而化之之谓圣,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。”(《孟子》)的审美精粹,套用西方“现代派”绘画艺术美学审美理论,去解读中国数千年酝酿而成的书法艺术审美精粹,岂非执寒冰而问夏虫!这正如孟子所言:“以若所为,求若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”,适得其反。尤在“西风东渐”的狂热中,漠视对西方“美学”的借鉴,强为生搬硬套,“凿窍”于书法艺术的行为,已严重地扭曲了书法的艺术生态,被世人所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

  薛请仁先生恪守书法之道,以循之有序而又不落窠臼的书法运作,着眼于奌画势态、墨态变化来酝酿书法文字的可塑牲。

在书法运作中,奌画的笔墨意趣变化,则滋生书法形仪的灵动性。就书体而言,奌画之运作,各备其法,各具其态。如,篆书奌画,状若引弓,顾盼于意;隶书奌画,蚕头雁尾,呼应于气;草书奌画,競若龙蛇,縈连于动;楷书点画,铁画银钩,贯注于力。把握“奌”与“画”之间的启承转合,必牵构态、势态、墨态变化于一瞬,以达于“奌如坠石”、“横列阵云”之妙!其“妙”非关对事物的“表现”“再现”,也非关对事物的“具象”“抽象”,而是对蕴涵于书法笔墨点画的“无相”表述。由此看来,把书法“奌画”淆惑为绘画状物“线条”的论奌,正应了盲人摸象,触尾言蛇的故事!


薛公在北碑实践中,对把握奌画变化的运作,显得云山万壑。

北碑反映了北魏书法风貌,尤以奌画峻厚、意态奇逸被书家所圭臬。故研习北碑者,代有风骚,薛清仁先生也不例外。其所书白居易《游钱塘湖》诗、毛润之《沁园春雪》词,以奇倔的笔墨,胜境于北碑,极富奌画情趣之妙,无论字构书态、翰墨章法,堪与创魏书新风的陇上书杰、教育家魏振皆相伉。尽管二者皆取“法”于北碑,却因用“度”不同,形变相趣而各备形态。如果说振皆公书,如秋水微波,涟漪爽朗,有灵动毓秀之美的话,那么薛氏之书,恰古松老藤,蔓延奇倔,显古迈自然之美。倘若梁任公见二者之书,或叹弗如!粱氏虽于北碑取法,然用“度”自矜于拘謹,以致笔墨峻厚不足,乏豪迈之气。虽凝心于“形”,却逊于取“势”变化,反失本来面目。任公先生乃晚清学界领袖,“戊戌”精英,抱负凌云,豪气飒飒,但书法造詣,并不“书如其人”。故书品与人品之间绝无瓜葛,因艺論人躭于人,因人論艺失于艺,以艺論艺德于人;所谓“书品即人品”,应作如是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 薛清仁先生在书法实践中,知古而变,不随波逐流,忌于矫作自矜。他认为,优胜劣汏,古今定理。书法艺术也不例外。就宋、元书坛而言,善书者何啻万千!然被历史所崇尚者,屈指可数而已。古人尚且如此,今人何尝例外!基于这种达观治书的思维,他不被流派所羈绊,勇于探索,敢人所不能而为之。他冷眼书坛乱象,穿越时空,似乎与古人髙山流水,为今人慷慨击节。於是其下笔卓荦有致,藉蕴饱满含蓄,绝无张狂粗陋、恶丑龌俗之乱象。他之所以达到这般境界,无不得益于对草书的精研与实践。

草书萌生于先秦“秦隶”,而秦隶蜕变于大篆,隶大篆而成体,故后人称其为隶书。而秦隶,形具楷草并化,尚存篆意。它是春秋战国时期,在去篆化运作中形成的文字形体之一。“隶书”之谓,仅因隶属大篆行序而名之,它并不表述隶书文字形体特征。隶书的文字特征,属楷化形体范畴。楷化形体以隶、楷书为代表。

“隶书”之谓,表述其行序;楷书之名,表述其结构、笔墨特征。二者构态同趋楷化,墨态各有法度,形体相趣。秦统一前后,秦隶在客覌上成为“书同文字”的主流书体之一。故在秦汉时,遂向楷、草分化演绎。从出土的秦汉简牍中,已全方位地展现了楷、草分化的演绎过程,于是汉隶渐臻,草书衍生。

草书包容了篆书的弓曲圆婉,隶书的呼应顾盼,楷书的犀利刚劲。草书的构态形体,虽然简约至极,但有序的奌画运作,循于文字递变的“六书”内涵。而极度简约的奌画构态,扱大地拓展了笔墨运作空间。於是,对笔墨意蕴,有着汪洋恣肆般的吞吐。在笔者与薛公所著《中国书法文字演变新探》一书中,对草书成因、运作内涵及其与“简化字”字之关系,有着系统的论证及阐述。

薛清仁先生的草书,奌画构态分明,势态灵变,墨态精微。章法佈局,若春柳拂风,枝条顺达,绝无蓬篙杂乱之象。尤对巨字榜书,情有独锺,於是在实践中练就了双管并用,悬笔飞翰的逸举。所书写的草书“精氣神”,字大如斗,笔力扛鼎,草法备至;神因氣而聚,氣因神而精。欣赏之余,令人顿感神清气爽,悠然于心。其六尺四屏《诸葛亮出师表》正是驾驭草书运作的大气之作;奌画灵动之态,无不以“虚实”相间的运作而形贯于笔连、意连、并连之中,这就极致地把握了草书的文字性与艺术性的统一。如果在笔墨运作中,不明草书奌画的“六书”演绎精微之道与笔連、意连、并连之间的关系,必然形成“线條”盘绕,乱象横生的“非书法”自矜行为。

因此他对《草诀百韵歌》各种版本字范,进行甄别,经反复实践,克服了因草化过于并简,所造成多符(指偏旁部首)一形、多字一态的运作局限性及书写无序的现状。从而避免了“亥豕难辨,鱼鲁相混”的误导;倡导以“六书”精义为准则的一符多形,一字多变的构态运作。於是激活了书法的可塑性及灵动性。使主体藉蕴在书法形体、书写内容、章法佈局的运作中达到淋漓尽致、浑然一体的挥洒。

草书以纵横捭阖之气势,傲岸六合,睥睨万物。虽与篆化、楷化文字形体大相径庭,但其点画内涵,循序“六书”有序演绎。一如南北朝庾肩吾在《书品》所言“均其文总六书之要旨,其事简八体之奇,能抜篆籀于繁芜,移偕真于重密。……若探妙测深,尽形得势。烟花落纸将动,风采带字欲飞,疑神化之所有,非世人之所学”

妍皮不裹媸骨。薛清仁先生的书法创作精神,于其说是承传有序,倒不如说充满了承古而变,与时俱进的时代气息。於是,先生的书法,渗透于自然万状之美,洋溢着天籁无弦之韵。无论篆隶草楷,皆于“探妙测深”中“尽形得势”,使笔墨形诸“烟花落纸将动,风采带字欲飞”的美奂境界。他对书艺无住于以往,执着于新意。几十年如一日的硯田情愫,惯注于翰溢心韵,书沁自然之妙的艺术创作,给陇上书坛撤下了清馨的一辨荷香。

 

在薛公别世三周年之际,人们会集于兰州市美术馆,以真挚的情感,缅怀先生对陇上书.坛的奉献。倘若先生九天之灵有知,定会举倚天长笔,书雲写霞,为天地增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记於是聞轩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