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鸿铭华夏的博客

语言文字书法 戏曲艺术 时事评述 读书评论 历史回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张字公亮,以字行世。企业图书馆员,酷爱文学、艺术、哲学、戏曲。曾与书法家薛清仁合著《中国书法文字演变新探》一书。现乃一退休老匹夫,有闲作文、书写,如此而已。所作诗词曲采《诗韵新编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創】散文 房屋“拆迁补偿”不是做卖买  

2014-03-11 11:36:02|  分类: 雑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张公亮

房屋拆迁补偿的评估价,是直接关系被拆迁者的合法益所在。拆迁补偿得当与否,决定于公正无畸的评估。如何评估才萛公正无畸,这是摆在“拆迁现实”中的“盲点”。自从《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条例》(下称《条例》)于2011年颁布后,这一“盲点”终于有了较明确的概念。首先明确了评估必须以“市塲价格”为依据,不得低于类似房地产的“市场价格”。也就是说,补偿不能使被拆迁者得不偿失。按“市埸价格”补偿的目的,是为了保证被拆迁人所得补偿金,仍然能买到区位、面积、用途、结构相等或有所改善的房屋。

这比起《条例》之前所谓“拆迁、补偿”由地方政府行政拆迁和司法拆迁的随意性及其操弄、暗箱“定价”、强行侵夺、坑蒙欺骗,更具对被拆迁者的人性化“礼遇”。

在执行《条例》过程中,拆迁人要公开合理方案,做耐心细致工作。尤其不能象甘肃省秦安县拆迁办那样,以掮客身份胁迫被拆迁人单方要价。更不能以恐吓、欺蒙的恶劣手段欺诈被拆迁人,逼迫被拆迁人充当“钉子户”或引起民怨,制造血案;被拆迁人要依据市场、市场评估实际,对自己的房屋作出准确判断,合理协议,依法维权。同时,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利益最大化,更不能、也不应该建立在损害被拆迁人利益之上。因为他们才是必然依附于土地上的公民,是土地“价值”所以成为价值的真正所在。那些借“公共利益”之名来损害、侵夺公民房地产利益的行为,是非人性化的侵夺劣行。

“在公有制国家,国家所有权与全民所有制是两个密切相关的概念,前者是上层建筑,后者是经济基础。这里的“全民所有”是指以维护全民所有制为价值取向,从国家所有权主体的全民性出发,确认其权利主体是全体人民。在全民所有制的经济关系中,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拥有公有权。

所有权发展到今天,并非是最初神圣、绝对独立、绝对自由的所有权概念了。所有权社会化是从宪法角度出发,表示对近代所有权神圣与绝对的矫正。这个概念存在是和历史分不开的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,所有权在更多的意义上被打上了公共利益的烙印,受制于所谓的“公共利益”,这也为公共利益的滥用提供了基础。在我国,由于公共利益自身具有其不确定性,对私权不重视的传统观念,以及市场经济这个现实存在的客观事实,个人所有权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义务,其更多的权益被让渡给了社会,由社会代为行使。

在我国,国务院和各级政府作为国家所有权的行使主体,其权利既源于全体人民的意志和利益,又独立于全体人民的一切个人或群体的意志和利益,但所有权的行使主体并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,而全体人民才是国有财产及其收益的享有者。受其影响,我国《民法通则》也规定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的占有、使用、收益和处分的权利。所有权被迫采用列举主义的方式加以呈现,就是所有权被上层建筑所圈囿的一个典型表现。”

“受所有权社会义务理论的影响,公共利益被频繁的拿来当作从公民手中剥夺个人所有权的借口。首先,所有权被苛以社会义务,然后,政府堂而皇之地以公共利益为名拿地拆房,孤军奋战的个人根本无从抗衡。即使反抗,也会被“正义凛然”的公共利益和社会道德的无形压力所淹没,被赤裸裸的生命财产威胁所泯灭,而拆迁作为典型的剥夺公民个人所有权的行为,便大摇大摆的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大行其事了。

我们不能说,所有这些惨案的背后都有一个冤屈的灵魂,但是却可以肯定,所有这些暴力的阴影里都有政府与个人的利益之争。而这一利益之争的结果却往往是赤裸裸的个人利益的被践踏、被碾压。生命无法承受之重,当个人承受的是整个“公共利益”的重量的时候,再奋争再不屈,也不过沦为黄土里的一摊血迹,亲者痛,仇者恨。”(毕文芳著摘自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明网)

拆迁补偿不是做买卖,不是讨价还价的筹码,而是依法对被拆迁人公民权利的人性化“补偿”,不是权势与金权的侵夺。无论拆迁人还是被拆迁人,都要在《条例》精神原则下,甲乙双方在平等的原则下,互达协议。使被拆迁者,居有其所,商有其铺;使拆迁者能顺利拆迁,使地方政府与开发商都能拓取“利益最大化”,从而避免“社会矛盾激化”。而作为“评估”者,必须立足于市场,按市塲价来作出公正的定位。“评估”者必须看到,在当今市场,房屋交易完全在卖买双方及中介的市埸中进行,所谓“评估”已被边缘化,究其原因,与“评估”之失于公正、公平、非市塲化的繁锁及倾向性相关。在市埸化中“评估”己趋昨日黄花。尤其在近几十年中,拆迁“评估”,只不过是地方政府用来掠夺私有财产的遮羞布,不公正的“评估”造成了多少生命代价!使多少被拆迁者得不偿失,痛失所居!“评估”中的繁锁化、概念化、公式化之非市塲运作评估,严重地背离了市埸规律。使被拆迁者蒙受灭顶之災。在我看来“评估”如不按市塲运作,只能充当拆迁乱源的推手!必将被人民所唾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